当前位置:主页 > F蕙生活 >已故的《野兽国》作者桑达克将于2018年发表新书! >

已故的《野兽国》作者桑达克将于2018年发表新书!

已故的《野兽国》作者桑达克将于2018年发表新书!

还记得你第一次读到《野兽国》(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时,所感觉到的那种恍然与兴奋吗?这本充满让人着迷魔力的儿童绘本是莫里斯.桑达克(Maurice Sendak)最着名的作品,让他所有年轻的读者都能逃到那个有着细緻线条与狂放想像力的奇幻世界里。

这位插画大师2012年过世,而在他离开我们五年后的现在,一件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莫里斯.桑达克将在2018年推出全新的绘本书。

这本从未出版过的新作《遗忘边境里的佩斯托和赛斯托》(Presto and Zesto in Limboland,暂译)其实是桑达克少数酝酿十几年之久的作品──不是因为它的格局太庞大或者结构複杂,纯粹是因为桑达克一直被其他计画吸引过去,结果总是忘了有这本作品的存在!

《遗忘边境里的佩斯托和赛斯托》是桑达克和作家好友佑宁恪斯(Arthur Yorinks)一起合作的作品,书中的两位主角佩斯托和赛斯托其实就是他们对彼此的外号。这两个外号有个有可爱的故事:桑达克和佑宁恪斯各自的住处本来距离遥远,互相拜访的时候都是坐火车,所以对两人来说,衡量对方住处的距离都是以火车站为出发点。所以当佑宁恪斯打电话告诉桑达克他也搬到了康乃狄克州,且两人的家很近时,桑达克理所当然地以为差不多也是要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然后我跳上车,三分钟就开到他家了。桑达克吓了一跳,开门就说:『Presto!』,那就变成我的外号。」佑宁恪斯这样告诉《出版人週刊》。Presto是乐谱上对「急板」速度的称呼;而押了同样韵脚的Zesto,就成了佑宁恪斯对桑达克的小名。

1990年,桑达克应邀为伦敦交响乐团绘製插画,他搭配着捷克作曲家杨纳杰克(Leoš Janáček)1927年改编自捷克童谣的作品〈Říkadla〉绘製了十幅画作,而这十幅被桑达克和佑宁恪斯根据童谣内容而暱称「甜菜根」的画作,就是《遗忘边境里的佩斯托和赛斯托》的起点。多年的编辑搭档狄卡普阿(Michael di Capua)建议桑达克可以将图配上翻译精良的童谣英文译文成书,但因为翻译的难度非常高,且桑达克实在太忙了,所以这些图最后被忘在抽屉里,一躺就是七年。

桑达克再次想起这些甜菜根,是应着名美籍小提琴家五嶋绿的邀请,将它们出借做为慈善募款表演的搭配插图。而五嶋绿的表演结束、这些画作再次回到抽屉里之前,佑宁恪斯抓住了机会问桑达克:「你也觉得它们可以变成一本书,对吧?」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于是,这两人将十幅画作在桑达克的工作室里一字排开,让想像力与笑声同时狂飙起来。

「我们在那天下午歇斯底里地不停大笑。」佑宁恪斯说。「但几个小时之后,故事线就开始聚集起来了。那是个向我们的友谊致敬的故事,所以我们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那两个角色——佩斯托和赛斯托。」

他们在接下来几个月中又修改几次故事,但还来不及想着要出版,桑达克和佑宁恪斯又再次因为各自工作忙碌,而忘记了在故事中碰上一大堆悲惨事件的佩斯托和赛斯托。于是这两个可怜家伙便又回到了桑达克的抽屉里。直到去年,当莫里斯.桑达克基金会的主席卡彭内拉(Lynn Caponera)在整理桑达克的档案,想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丢掉时,才又意外地发现了这两个等了二十年都还没进到出版社的家伙。

卡彭内拉把手稿扫描给狄卡普阿,狄卡普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再看到这些画作,以及它们所搭配的完整故事。狄卡普阿邀请佑宁恪斯为这本从未面世的绘本做最后修饰,佑宁恪斯当然同意了。于是,被誉为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图画书创作者的莫里斯.桑达克,即将在二十一世纪推出全新的作品。

《遗忘边境里的佩斯托和赛斯托》预计将于2018年秋天出版,而拍照时总是一脸严肃神秘表情的桑达克,要是能看到每个读者被这本书逗得哈哈大笑的模样,肯定也会像野兽一样,露出爽朗的笑容吧!

Publisher Weekly、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