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蕙生活 >水野翔黎家驹被严厉谴责 >

水野翔黎家驹被严厉谴责

    水野翔黎家驹被严厉谴责

    二○一九年八月十一日(星期日)草地黄昏赛受薪董事赛后报告

    第一场  一千五百米

    “恒力”起步稍慢。接近1300米处抢口至“星辉煌”后蹄而须收慢。跑离100米处骑师陈卓锋之马鞭被“金仔”之骑师意外打掉。

    “星辉煌”早段抢口。

    “轰天雷”起步时屹立不动,失地甚多。练马师梁国浩被告知基于该驹之闸箱表现,该驹11日不准出赛,直至试闸至小组满意为止。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接近300米处于“甜饼乾”内侧未能取位并须向外斜跑横越“甜饼乾”后蹄以望空,随后于余下途程里受催策下有内闪倾向。

    “白玉万载”早段及中段抢口。“甜饼乾”于闸前重新上鞍。起步稍慢。

    “金仔”跑离700米处在无遮挡下走外叠。

    第二场  一千二百米

    “英记好友”跑离700米处有外闪倾向并其后持续一段途程。

    “濠骏”于闸前重新上鞍,跑离200米处受摧策下有外闪倾向。

    “唯美创意”跃出时被“土豪来了”撞着。

    “土豪来了”跃出笨拙,向外斜跑并撞着“唯美创意”。一段短途程后须收慢避开“濠骏”之后蹄,当时儘管“濠骏”之骑师已尽力控制,坐骑仍外闪。进入最后直路时受困及未能望空直至接近200米处。

    “高风亮节”全程在无遮挡情况下走外叠,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压铸合金”于入闸前蹄铁鬆脱,并须重新钉上,重新上鞍。其后接受兽医检验,证实适合出赛。早段抢口,跑离700米处于一段短途程有外闪倾向。最后直路受催策下走势稚嫩。

    第三场  一千二百米

    “天下为峰”跃出时被“宝石劲驹”撞着,全程在无遮挡下走外叠。“加洲之宝”早段抢口,跑离600米处在无遮挡下走外叠。

    “魁隆”跑离100米处须收慢避开受催策下向外斜跑之“快乐王子”后蹄。“快乐王子”之骑师水野翔被严厉谴责,并被告知日后类似情况下彼应停止催策并修正坐骑,赛后被抽样检验。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天行者”早段抢口,转最后直路弯时外闪,进入最后直路时触及“妙算千里”。

    “好友劲”转最后直路弯时受困,于最后直路未能望空直至接近150米处。

    “金宝儿”起步后不久被“天下为峰”撞着,当时“天下为峰”被“宝石劲驹”撞着并向外斜跑,而“宝石劲驹”跃出笨拙并外闪。早段抢口,转最后直路弯时受困,于最后直路早段在“天下为峰”及“魁隆”之间未能取位。一段短途程后再次在“魁隆”及向外斜跑之“快乐王子”之间未能取位。随后难以望空直至接近100米处,须收慢避开“天下为峰”后蹄,当时“天下为峰”受催策下向外斜跑,其后被骑师修正。

    “宝石劲驹”跃出笨拙,外闪并撞着“天下为峰”。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妙算千里”进入最后直路时被外闪之“天行者”触及。

    “快乐王子”跑离200米处受催策下有向外斜跑倾向。

    第四场  一千五百米

    “珍珠劲旺”转最后直路弯及最后直路早段受困,接近250米处在“浩胜盈辉”与“靠谱少爷”之间未能取位而须收慢。跑离200米处须再次收慢并向外斜跑横越“靠谱少爷”后蹄以望空。接近50米处因“东方盈喜”受催策下向外斜跑而一度受阻。“东方盈喜”之骑师黎家驹被严厉谴责并告知日后当赛驹斜跑时须停止催策并修正坐骑。骑师报告转最后直路弯时,试图到“靠谱少爷”外侧以望空,惟当时“东方盈喜”立即跑至其外侧,导致被迫保持在“浩胜盈辉”之后方贴栏位置。彼补充,接近300米处受困,接近250米处因在“浩胜盈辉”与“靠谱少爷”之间未能取位而须收慢。彼补充跑离200米处彼能向外斜跑绕过“靠谱少爷”后蹄以望空,惟于末段因“东方盈喜”受催策下向外斜跑而受阻,导致坐骑未能被完全发挥下冲过终点。考虑到所有情况后,小组记录彼之解释。被抽样检验。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浩胜盈辉”跃出笨拙。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大合金”跃出时被“东方盈喜”挨擦,转最后直路弯时走外叠。

    “秋云”早段及中段抢口,全程在无遮挡下走外叠。骑师报告在无遮挡下被迫走外叠后,尝试在“浩胜盈辉”与“靠谱少爷”之后方有遮挡位置取位,惟坐骑严重抢口,儘管已尽力控制,该驹拒绝被稳定下来,全程在无遮挡下走外叠。考虑到所有情况后,小组记录彼之解释。

    第五场  一千二百米

    “荣华东方”早段抢口。当骑师黎昌全被问及彼之骑法,尤其关于早段获“如意飞龙”之后方位置后,“荣华东方”向外斜跑,最终于赛事大部分途程里在无遮挡下走外叠。彼表示起步受阻后,未能按照坐骑过往之惯常跑法,未能领先,于早段彼尝试维持于“如意飞龙”后方之贴栏位置。彼补充当“如意飞龙”越过彼后,坐骑抢口至“如意飞龙”后蹄,儘管彼已尽力控制,该驹拒绝稳定下来。彼补充随后决定斜跑至较外叠,试图令坐骑稳定,惟坐骑持续抢口,因此彼允许坐骑展步上前,惟被迫在无遮挡下走外叠。考虑所有情况后,包括“荣华东方”早段之跑法,小组记录彼之解释。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卓人勇”于闸前重新上鞍。“添彩吉祥”转最后直路弯时有外闪倾向,于竞跑途中两前蹄铁鬆脱。

    “第一名马”跃出笨拙,内闪并撞着“拳王”。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

    “威力喜”跃出时被“荣华东方”撞着,当时“荣华东方”被“拳王”带向内,而“拳王”被“第一名马”撞着后向内斜跑,当时“第一名马”跃出笨拙并内闪,儘管骑师已尽力控制。考虑所有情况后,小组不作进一步行动。转最后直路弯时受困。

    “拳王”跃出时被跃出笨拙并内闪之“第一名马”撞着。

    第六场  一千二百米

    “高而静”转最后直路弯时受困。进入最后直路时未能望空直至跑离50米处,数度在“体育名将”与“电镀合金”之间取位失败。

    “江山玉龙”跑离700米处开始外闪,余下途程持续外闪,于最后直路难以被策骑。练马师陈俊辉被告知小组已就“江山玉龙”之表现作出警告。“江河贰宝”赛后接受兽医检验,并无发现任何明显异常之处。